天玲玲地零零

【隆米】长夜之后

米罗江浪打浪:


他在某一夜忽然惊醒。


梦里是矗立在面前的坚固铁栏和仿佛永不会停歇的海浪,他委身在被海水浸没的山洞里,孤独比冰冷的海水还要刺骨。


海浪拍打在身上,绝望从心中萌芽。


他从梦中惊醒,毫不犹豫地翻身想触碰旁边的人,却摸到空荡荡的床铺。


他彻底清醒,离开温暖的被褥,赤脚走在冰凉的石板上,去寻找神秘消失的男人。


他推开书房的门,男人坐在地上,旁边的书柜被翻得乱七八糟,而罪魁祸首正专心读着其中一本。


他默默走到男人面前,男人合上书抬头看他:“怎么了,米罗?做噩梦了吗?”


他没有回答,却忽然扑进男人的怀里。


男人有些吃惊,但仍然把书放到一边然后接住他,又以调笑的口吻在他耳边说:“真是罕见啊,米罗,你竟然也学会撒娇了?”


他只是闭眼,说:“加隆。”


男人轻笑一声,轻轻拍打他的脊背:“我在,不要怕。”


他问:“斯力奥海岬冷吗?”


男人的手顿了顿,但又继续安抚着他:“当然很冷,尤其是海潮来的时候,我整个身体都淹在海水里,感觉自己就要去冥界了。”


他圈住男人脖子的手臂紧了紧:“但是你没有死。”


男人揉了揉他的头发:“对呀,我没有死,因为当时我看见了一只金色毛团,他看起来有那么”男人用双手在空中比划出夸张的轨迹“——那么暖和。”


他忍不住笑了一下。


“托那只金色毛团的福,他天天给我带吃的,还把阳光带给了我。”


他抿了抿嘴,问:“那只毛团就那么好吗?”


男人亲呢地蹭蹭他的脸颊:“当然,那只毛团是我的小太阳。”


他无奈地笑:“这么说我都有些嫉妒他了。”


年长他八岁的男人抱紧了他的腰,把头埋进卷毛里:“那还真是抱歉,可惜那只小毛团现在已经长成了大毛团,但他自始至终都是我的小太阳。”


他也搂紧了男人的肩膀,趴在男人的脖颈旁嘟囔道:“那只毛团肯定会很骄傲的。”


男人长叹一口气。


他抬起头,男人正冲他笑:“当然,我允许他骄傲,因为他也一直——是我的毛团。”

评论

热度(83)

  1. JasmineFa米罗江浪打浪 转载了此文字
  2. artscoo海米罗江浪打浪 转载了此文字
  3. cccelianchan米罗江浪打浪 转载了此文字
  4. 希雅士米罗江浪打浪 转载了此文字
  5. 喵喵moon米罗江浪打浪 转载了此文字
  6. 天玲玲地零零米罗江浪打浪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