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玲玲地零零

我的兄弟们好像是性冷淡(卡妙篇)

米罗江浪打浪:


说好的妙米


闷骚深情苦逼战斗种族出没请注意


正文


我和卡妙被派到伊奥尼亚海某个不知名的岛屿做任务,任务目标是某个沉睡千年却忽然醒来的神话生物。


这个任务目标听起来很屌,老大也跟我唠叨了一堆,据说它从神话时代就开始存在,被女神的一个异母弟弟给封印了,直到现在才苏醒过来为害人间,实力深不可测,让我小心一点,打不过就跑。


老大当时拍着我的肩膀语重心长地说:“小米,它要是生气了你就让卡妙做个冰墙堵它,你先跑,识时务者为俊杰,没啥丢人的。”


我虽然挺感动的,可是老大,这话私下说就行了,卡妙还在旁边瞅咱们呢。


这时卡妙挤开老大走过来,握着我的手说:“吾友,放心,我以水瓶座卡妙的名义起誓,我会保护好你的。”


你们平时也这么积极主动热情的话女神会很开心的。


而且我就算被黑实力,被当成奶,可我也还是个黄金圣斗士啊,不说像星矢那样日天日神日大地,输出一波还是可以做到的。


听完我的回答后,老大沉默不语,卡妙转移了视线。


我生生忍住了弹出指甲的念头,老大你……算了老大你的确很屌,可是卡妙你个被徒弟灭了的货还有脸鄙视我?


我瞪着卡妙,卡妙有点紧张,我看见他的披风都结冰了,然后我想起来那个“几个黄金圣斗士都打不破的冰棺”被他一拳砸碎的事。


我默默地屈服了。


我米罗大人从不跟精神病和老毛子计较。


老大给了我们两张单程票后就用异次元空间把我们送走了,我打了好几个滚终于到了目的地,头晕脑胀地坐了一会才缓过来。


卡妙拉着我起来,指了指海边。


一个人首蛇身的【不可描述】正在泡澡。


这长的还真是符合波塞冬的胃口,光看脸我都分不出男女,下次波塞冬再来骚扰女神的时候可以介绍给他看看。


不过这可就有点麻烦了,以前我们虽然打完海底生物打地下生物,打完地下生物打天上生物,可毕竟都是人形的,我保证一戳一个准,这忽然冒出个软不拉几的长条条让我往哪扎?


蛇妖慢慢爬了出来,海滩旁边还散落着一些沾着血迹的衣物,想必就是它的杰作了。


女神的圣斗士没有怂包,我和卡妙对视一眼,默契地一起跳出草丛,蛇妖察觉后立即转头,看见我俩之后咧着嘴笑道:


“哎呀~两个小鲜肉~”


……真是字正腔圆的希腊语,老大的官腔都没这个标准。


卡妙也不含糊,一个宽恕打出去冻住了蛇妖的整个身子,蛇妖先是喊了一句“我操好冷”,然后开始疯狂地甩头,用古老神秘的语言怒吼着,咆哮着。


卡妙又一个宽恕冻住了它的脑袋。


世界安静了。


我上去好奇地拿指甲戳了戳,冰疙瘩pia一下碎了。


蛇妖的身体也断成了好几块,本来它的脸就不能看,冻成冰块以后简直辣眼睛。


卡妙默默地拿披风把蛇妖脑袋包起来,准备拿回去当做任务报告,我有点茫然,说好的实力深不可测呢?说好的沉睡几千年的神话生物呢?怎么这么潮还会说希腊语?


卡妙察觉了我的疑惑,他拎着脑袋跟我解释:“据说这只【不可描述】之前生活在赤道附近,对冰属性抗性比较低,希腊语可能是跟周边的人学的。”


好吧,连战争女神都不亲自上战场,神话生物实力有点水还是可以理解的。


我看了看表,时间过去了十分钟,我再看看船票,登船时间明天上午。


气氛一时有些尴尬。


卡妙告诉我可以去旁边小镇的旅馆歇一歇,于是我提着圣衣箱子,卡妙拎着蛇妖脑袋,两个人一起走向小镇。


到了旅馆,老板娘拼命向我们推荐双人间,说是什么润滑剂避孕套一应俱全,尺寸不合适还可以打电话让前台换一个,king size保证滚得开心,滚得舒服,滚得物有所值。


卡妙有点犹豫。


我把圣衣箱子往地上一怼,拿出双倍的钱告诉她两间单人房。


老板娘满意地走了。


东西都放好之后我俩又打算穿便服出来逛逛,毕竟免费旅游,公款吃喝,谁不玩谁智障。


卡妙怕那个脑袋吓到别人,就决定随身带着它,我表示无所谓,只要不是我费劲拎着就行,然后卡妙找了个袋装着脑袋出来了。


和卡妙一起逛街其实是件苦差事,身边搁个大冰疙瘩谁也受不了,正在我绞尽脑汁想找个话题唠嗑的时候,卡妙开口了。


他站在熙熙攘攘人来人往的街道上对我说:“米罗,冰河多亏你照顾了。”


我心中一惊,这是多么完美的本子开头啊,和那个米罗总攻本上一模一样。


天时,地利,人和。


我冷静地回问:“那你决定怎么报答我?”


好激动,感觉指甲都有点不受控制了。


卡妙一脸正直道:“我给你在西伯利亚做了个冰屋。”


我的心顿时像到了西伯利亚一样拔凉拔凉的。


卡妙的声音正在离我远去:“这样你就不用担心去西伯利亚没有住的地方了,到时候我再去捉几只熊做给你吃,把冰河和艾尔扎克叫来,冰河想当面对你道谢很久了,那孩子就是害羞……”


那么轻易就相信了本子里的东西,我果然还是太年轻了。


“那就决定是下个月了,米罗。米罗?你怎么了?”


感觉一阵剧痛从肩膀袭来,我终于回了神,眼前是卡妙的脸,他正焦急地捏着我的肩膀叫我的名字。


我说怎么这么疼,你个下手不知轻重的老毛子。


我面无表情地扒拉开卡妙的手:“没事,就是有点饿了。”


卡妙松了口气,他拍拍我的肩膀道:“下个月一定要来。”


什么下个月?我答应他什么了吗?


我刚想问他怎么回事,卡妙不由分说地拉我到了旁边的烧烤摊子,张口告诉老板:“五十串。”


我看了看那些烤肉,块头特别实诚,都快跟我胳膊差不多粗了,个个滋得直冒油,我估摸了一下自己的食量,觉得五十串有点太多了:“五十串太多了,卡妙,我十串应该就够了。”


卡妙回头看了我一眼:“剩下的我吃。”


我安静地站在卡妙背后等串。


我很乖地站在旁边,忽然有个人撞了我一下,我不想理他,但是这个人又很大声地“啧”了一下。


小子胆识不错嘛。


我转身想教他做人,可那个人突然浑身僵硬地停下了脚步,仔细一看还在发抖。


我忽然感受到一阵寒气,转头一看:


您的好友 卡妙 已开启[水与冰的魔术师:战斗种族加强版]mode


您的好友 卡妙 的被动技能[充满关怀的冰冷面容]已触动


您的好友 卡妙 使用技能[和善的眼神:来自西伯利亚的问候]



end


小剧场


妙哥的心里路程:


我一定会保护你的,吾友。

吾友应该看到我英勇作战的样子了吧?好兴奋,感觉内心更加火热了。

吾友要来西伯利亚了,好激动,感觉内心更加火热了。

接受我火热的感情吧!吾友米罗!


虽然最后还是被发了好人卡´_>`

评论

热度(66)

  1. 霜月遥米罗江浪打浪 转载了此文字
  2. 天玲玲地零零米罗江浪打浪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