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玲玲地零零

【撒米】撒加与猫与木吉他(情人节贺礼)

Miyako:

去年中秋贺礼苹果酱的续篇,今年的元宵和情人节贺礼。在以前记录的生歌list里找了半天突然看到了画风不太对的Geek in the Pink,真是马叔拯救我于水火,是时候祭出A Beautiful Mess了。

每逢佳节就想把米罗变成猫……

 

撒加与猫与木吉他

 

撒加很严肃地开始觉得米罗可能不是一个普通的人类,而是神话里的妖精什么的。

可是漂亮的女护士挂着甜美的笑容,用动听的声音告诉他:“撒加先生,您的猫非常健康!”

什么我的猫,这明明是我的人啊!撒加心情沉痛地从她手里接过毛绒绒的金色小猫,笑得比哭还难看。

米罗眯着眼睛看都不看他一眼,柔软的爪子却牢牢地拽着他的围巾,粉红色的鼻子轻轻地蹭来蹭去,似乎很喜欢上面的香味。

 

和前一次不同,这回撒加知道米罗生气的原因。从一个多月前开始,他每天下班后就没有直接回家,而是先去公司附近的一家琴行练上两小时的吉他,再算上加班和路程,到家时间可想而知。

“你什么时候对公司的team building这么热衷了?还要特意去突击学什么吉他,看不出你这么闲。”米罗强忍着才没有追加一句“原来你觉得和每天至少见面八小时的同事增进感情比陪我更重要。”但刀叉和盘碟碰撞发出的刺耳声响分明表示他很生气,“我吃饱了。”他甚至没有给撒加解释的机会,就闷头离开餐桌,自顾自地换好衣服鞋子抓起背包出了门。撒加只能目睹着他迅速消失在眼前,连句再见都没有。

这可怕的嫉妒心啊,不愧是天蝎座,他无奈地按着太阳穴,觉得是不是应该推掉明天的加班先哄一哄米罗,不然在他的计划成功前,他们的感情就要先亮红灯了。

Team building?开什么玩笑,当然是假的,他撒加哪来那么多美国时间搞这种事情,一群认识了好几年抬头不见低头见的大男人还要增进什么感情,偶尔去酒吧喝一杯就够了,值得他花心思的当然只有米罗,撒加早就偷偷做好了他们的情人节计划:先去高级餐厅吃一顿,接着在屋顶花园看星星,最后趁米罗看得入迷的时候偷偷拿出吉他送给他一首歌——因为米罗曾经提过一句自己小时候最不切实际的梦想之一就是当个抱着木吉他的流浪歌手。既然是惊喜,那必须要瞒着对方,但现在随口扯出的借口反而刺激到了独占欲很强的米罗,这让撒加始料未及。结果在他想出是否该扔下如山的工作先安抚一下他之前,今天醒来的时候就发现怀里抱着的变成了一只猫。

啊,又来了,看着缠在自己的胳膊上睡得昏天黑地不肯松手的小猫,撒加头疼地想,不过这下真的不用去公司了。

 

但不用去公司不等于不用加班,因为世界上有一种叫做笔记本电脑的东西,保管你在哪里都提心吊胆。让撒加更加头疼的是,米罗还时不时地在旁边添乱:从医院回来已经是中午,他准备好午餐打算叫米罗过来一起吃,回头却发现刚才还懒洋洋地趴在沙发上的小猫不见了,心急如焚的撒加找了半天才发现他躲到了塑料袋里;在他认真校对文件时米罗突然跳到键盘上,脸贴着屏幕,肆无忌惮地偷窥他的公司机密;好不容易等米罗消停下来,乖乖地窝在他腿上监督他工作,但几小时后终于能休息的撒加决定去热一下晚餐时,米罗睡得叫都叫不醒。

这让我以后用什么办法瞒着你准备惊喜啊?动弹不得的撒加苦笑着轻抚小猫柔顺的长毛,然后轻手轻脚地把他抱到床上。米罗在梦里也不肯放过他,只是紧紧抱着他的手,像是宣示自己的所有权一样。撒加笑了,干脆躺在他身边一起睡下。

希望下一次睁开眼睛你能变回来,不然我的计划可就泡汤了。进入梦乡前,撒加只有这一个念头。

可惜神明并没有听到他的祈求,第二天他睁开眼睛时看到的只有一张放大的猫脸贴着他的鼻子,金色的毛发蹭得他只想打喷嚏。

 

米罗又钻进了他的公文包跟他去了公司。撒加在屏幕前坐了一上午却一个字都没有看进去,明天就是情人节了,他的吉他还没有练熟,米罗还在以猫的姿态生气,他觉得自己精心策划的方案真的要泡汤了,而且连个备用计划都没有。

看到撒加捂着脸十分苦恼的样子,米罗偷偷地从桌子底下钻出来跳到他的肩上,安慰一般地亲了亲他的耳朵。撒加没有回头,只是腾出一只手揉着米罗的小脑袋。

“撒加,你的费用申请表填得怎么样了……”

艾俄洛斯突然大步走了过来,米罗几乎是以光速跳下来钻进撒加桌子下一个空的快递箱子。撒加也赶紧正襟危坐,假装在认真工作的样子:“呃,已经填完了,马上就发给你。”

艾俄洛斯揉了揉眼睛:“刚才你旁边是不是有一只猫?”

撒加严肃地摇头:“没有,你看错了。”

“我想也是。哎,你怎么还把快递箱子留着,正好我要去丢垃圾,帮你一起扔了吧。”

“不!不用了!”

“哎呀别客气,顺路而已……”

“不不!真的不用!我一会儿自己去扔!”

 

情人节清晨一声细微的猫叫昭示着撒加的计划彻底告吹。他郁闷地退掉了晚上的套餐和屋顶花园,然后请了半天的假,带着米罗从琴行里拿回了自己的吉他,去超市买了些材料,早早地回家准备晚餐。

米罗站在吉他上,轻轻地拨弄着琴弦,时不时探出头看一眼厨房里的撒加,他的背影看上去无比凄凉,让米罗心疼不已。在跟着他上班的一天半时间里,他完全没有看出公司里有半点team building的迹象,倒是撒加的一通电话让他意识到自己好像错过了什么不得了的节日安排,可惜变成猫的事情并不是米罗能控制的,他也不知道该怎么变回来。

本应浪漫的晚餐在一片诡异的寂静中度过。吃饱的米罗垂着头趴在桌上,神情低落。突然,撒加把他抱起来放到了沙发上,然后拿过吉他和他并肩而坐。

“你啊,平时那么聪明,怎么这次就真的相信我会去参加什么team building?”他看到撒加苦笑着顺着他的毛,“现在好了,屋顶花园也没有了,星星也看不到了,我的歌也练得乱七八糟的。就算觉得不好听,也不准抱怨,嗯?”

然后,在他惊讶的注视中,撒加磕磕绊绊地送上了仅剩的珍贵的节日礼物——

“……透过永恒的文字和无价的照片,我们像不属于人间的鸟儿一样飞翔
即使潮去潮来,人心改变
只要我们在一起,那都没有关系……”

本就是突击学习再加上几天没有练习,撒加几乎每段都要弹错好几个地方。耳边环绕着让人着迷的低沉嗓音,米罗呆呆地看着他笨拙的手法,觉得听到了世界上最好听的歌。

一曲终了,撒加长舒一口气,转头看着近乎石化的小猫,有些忐忑不安:“米罗?怎么了?”

一声呼唤让他终于回过神来,他眨了眨漂亮的蓝眼睛,用力甩了几下脑袋,然后突然朝撒加扑了过去。

“喵~”

“阿嚏!米……米罗,住手!你踩到我了!”

 

撒加在闹铃响前就醒了,而且很欣慰地发现米罗终于变了回来。他窝在他身边,睡得昏天黑地。撒加小心地伸出手,轻抚着米罗的头顶,发丝柔软的触感让他十分安心。

不过他好像摸到了什么不得了的东西。

米罗浓密的发间赫然探出两个三角形的猫耳,还泛着淡淡的粉红色。

这个要怎么办!撒加彻底清醒了,他又摸了一下以确定这对带着体温的东西是货真价实的猫耳而不是自己看花眼,然后又撩起米罗鬓边的卷发以确认他的耳朵是不是还好好地长在那里。

“嗯……你干嘛……大清早的别乱摸……”米罗微微睁开一只眼睛嘟囔了几句,翻了个身继续睡。

“呃……你头上……”撒加不知道该怎么开口。

“我的头?”米罗迷迷糊糊地揉了揉自己的脑袋,“还不是被你弄乱的……喂!都说了别乱摸!”他闭着眼睛拍开了撒加的手。

撒加再仔细检查了一遍,刚才的猫耳已经消失得无影无踪。

他觉得大概真的是自己看错了吧……

 

-End-

评论

热度(51)

  1. taurassieMiyako 转载了此文字
  2. 来时月Miyako 转载了此文字
  3. 哥斯拉特斯拉Miyako 转载了此文字
  4. 天玲玲地零零Miyako 转载了此文字
  5. 青冥Miyako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