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玲玲地零零

【隆米】割喉岛paro之传说中的船震 5

携手且道同归去:

5

“所以,你其实并不想要什么宝藏?”

在米罗将由藏宝图引发的一系列事情简短的介绍了一遍之后,加隆像是突然来了兴趣。

“那么,凭你的一艘船,怎么有把握能消灭拉达曼提斯的船队?而且这么大的事情,恐怕罗亚尔港的海军也不会闲坐旁观吧。”

“我没打算消灭他的船队,只要击沉他所在的那艘船就够了。”在米罗的坚持下加隆终于允许他坐起来,虽然脸色还有点憔悴,他那双蓝眼睛却像窗外夜幕下的启明星一样熠熠生辉,“在去往艾丽逊岛的航线上有一处暗礁群,那里常年大雾弥漫,是个适合伏击的好地方。”

养父去世后米罗竭力压住全体船员的情绪没有立即反击,就是想找一个一击成功的机会。否则以他的一艘船想要对抗拉达曼迪斯,只能是以卵击石。这两个月来米罗几乎走遍了这片海域,虽然他仍然不认为自己准备的足够充分,但加隆的不期而至却不得不令他强行将决战时刻就此敲定下来。

虽然有些仓促,然而对拉达曼提斯来说同样如此。而且对他而言,这是一场寻宝之旅而非死生之战,他更加不可能将此事广而告之令所有船队倾巢而出。

所以说,这个误打误撞的时机,也许比精心筹谋之后的决定更加对自己有利呢。

“好吧,擒贼擒王的戏码我是很喜欢,姑且假设你伏击成功,拉达曼提斯一命呜呼,剩下的海盗也都作鸟兽散。然后呢?”坐在他身边的加隆问道,“你的人接下来要去哪儿,如果遇上总督府的海军你又要怎么做呢,我勇敢的船长?”

“当然是什么也不做。”米罗微微坐直了身体,看着加隆染上几许疑惑的目光,故意眨了两下眼睛,微笑了起来。“如果那个时候我还活着,是不是可以期待看到您大展身手呢?”

“你怎么知道撒加的——?”说到这里加隆立刻觉得不对,自己和米罗都是刚刚认识,他怎么可能知道千里而来的撒加和自己这次的计划呢?然而米罗已经极其敏捷地捕捉到了他话中的关键词。

“撒加是谁?”

“呃……”不知为何加隆突然非常不想在此时向这个一脸专注的年轻人介绍自己的孪生哥哥,这令他莫名其妙有了一种他们两人的谈话空间冷不丁被挤占进了第三个人的不适感。摇摇头努力摆脱这奇怪的心思,加隆决定无视这个问题。

“你,期待我?”他一摊手露出个自嘲的笑容,“别忘了我可是个一无所有的奴隶啊。”

“真的吗?精通拉丁语和曾经在英国皇家医学院学习的奴隶?和拉达曼提斯有着从英吉利海峡到安的列斯群岛剪不断理还乱新仇旧怨的奴隶?”米罗认真地看着加隆,既没有嘲讽也没有惊讶的端正表情让他那双湛蓝的眼睛显得又更大了一点,“还是——女王陛下都需要你为她排忧解难的奴隶?”

这个叫做加隆·索肖的男人绝不像他自己所说的那样一文不名,然而他背后是否有着来自欧洲的强大力量,而且这力量又是否正是为了击败如今盘踞在罗亚尔港的海盗而来,米罗其实并不能肯定;不过有的时候非理性的预感会比有证据的判断更能蛊惑人心。如果说之前他还只是猜测——或者是基于他那天生敏锐的直觉,或者是基于加隆之前的种种言语和表现;那么现在面对加隆显然是故意为之的诘问,他倒觉得瞬间轻松起来。

对米罗而言,这次航行不过是与杀害亲人的仇雠的一场了断,以及四年来海盗生涯的一个尾声。他不愿去想也没有心情去想那之后会发生什么,毕竟已经度过了无法释怀的一千四百多个日夜,他早已忘记了无忧无虑的生活应该是什么模样。说什么也不做并不是他故弄玄虚,说期待加隆的表现也并非他刻意讨好。如果真的遇上正规海军,一艘小小的海盗船只能是螳臂当车;那么接下来,在这片非我即敌的海面上,除了并不属于这里的加隆以及他所代表的来自大西洋另一边的力量,还有谁能改变这里的现状呢?

“我现在真是后悔之前对你太坦诚了,”加隆状若惋惜地叹了口气,突然凑近了去看米罗的眼睛,“居然不知不觉被你发现了这么多我的秘密,我很不甘心啊。”

“不过么,”他眼珠一转,那种明朗之中带着点藏不住的锋锐的笑容又回到了脸上。“还有一个很关键的秘密看起来你还不知道,不想猜猜看吗?而且还和你有关哦~”

“是什么?”这回轮到米罗好奇了。

“当然是——我会和你在这里相遇的理由啊。”不知道是不是错觉,加隆这句话传到米罗耳中时,似乎带上了一种海上渐次升起的烟霭一样缱绻缭绕的柔情。

“我在家里的时候读到了一部据说风靡了整个欧洲的小说。故事讲的是一个少年在新大陆的奇遇。本来他可以作为总督府的小少爷无忧无虑地生活,却因为突遭变故一夜之间被迫逃亡。机缘巧合之下他成了一名海盗,并凭借过人的智慧和勇气一次次躲过各种艰险,也因此经历了无数普通人无法想象的奇遇……”加隆偏过头,好像第一次认识米罗一样上上下下打量了他一遍,终于忍不住满腔的笑意,“虽然那些文字读起来引人入胜,我还是觉得这种亲身参与的冒险更加刺激;而且比起故事里英明神武人见人爱的男主角,你也更加可爱一点;当然了,最重要的是,你身边没有一个叫阿德赫芙拉的把男主角看得比伊甸园的苹果还紧张、能用拳头打跑所有看上他的女人的怪力女友。”

“……所以呢?”事情的原委居然和自己设想的相去不远,自从登上了安达里士号之后就差不多忘了信仰这回事的米罗也禁不住想要感谢上帝了。虽然更加惊讶于加隆这番看似玩笑的话中近乎直白的所指,他还是忍不住想为穆那天马行空的想象力扶额;以自己为原型塑造的完美男主角听上去不错,但是居然没有艾欧里亚的角色,而是强行搭配了一个顶着怪僻名字的子虚乌有的女友又是怎么一回事?

等一下,这个女友的名字为什么听起来有些耳熟,难道是……?

“来历蹊跷的奴隶医生和身世传奇的海盗船长,你不觉得这能写出一个更加精彩的故事吗?换句话说,这也是我们进行一场互利共赢合作的良好基础不是吗?”迎着米罗惊讶的目光,加隆得意地笑了笑,“我亲爱的主人,在你忙于整理藏宝图线索和制定与拉达曼提斯的作战对策的时候,你不会以为我一直站在甲板上吹风吧?在这里我要对你的小伙子们表示感谢,他们真是各个爽朗又健谈!”

说到这里他眼疾手快地按住米罗的肩膀阻止了他从床上跳下来就要冲出门去的动作,“请不要责备他们,我保证他们每一个人对你都是极其忠诚的;但是谁让我这么有魅力呢,这也是没办法的事啊。”

 ------------------

阿德赫芙拉:Adhafera,狮子座组星之轩辕十一,单词意为辫子(卷发)。

评论

热度(48)

  1. 李凯馨携手且道同归去 转载了此文字
  2. 一根野生的大鸭毛携手且道同归去 转载了此文字
  3. Anmumu携手且道同归去 转载了此文字
  4. 天玲玲地零零携手且道同归去 转载了此文字
  5. 青冥携手且道同归去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