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玲玲地零零

【加隆/米罗】星之塔 五

携手且道同归去:

终于把我团生出来了……

五、男孩

其实孩子们并没有走远,看到潘多拉又走了回来,他们也慢慢地再次聚集过来。只是刚刚惹祸的男孩们一个个望望潘多拉笼上一层寒霜的美丽小脸,又望望就落在狮笼围栏间那只小小的珍珠镶花的白色丝质手套——围栏里面的雄狮正懒洋洋俯卧在地打着呵欠,讪讪地没有一个人敢走上前来。

看见这幅光景,潘多拉更生气了,她放开挽着加隆的手,走到男孩们面前,自以为凌厉的目光从他们的脸上依次扫过:“这就是你们表现给我的决心吗?那么我以圣母玛利亚之名发誓,我从今之后再也不会和你们其中的任何一个人跳舞和做游戏!”

听她这样说,男孩们顿时骚动起来;潘多拉得意地看着他们有些动摇的神情,微微侧过头提高了声音:“不过你们还有一次将功补过的机会,如果你们谁能把我的手套捡回来,那么接下来一个星期、不,一个月,他就是我专属的男伴!”

她是说给所有的男孩听的,当然其中她所希望的最重要的听众是加隆;然而很可惜,当时的加隆根本没在意她在说些什么。

他听到女孩自称来自朱狄卡家族的时候,不禁对她多看了几眼;女孩以为她终于得到了他的关注,高兴地把他的胳膊又挽的紧了些。然而加隆很快想起国王还在会议室里等着他,他努力思索着怎么在不伤害一位淑女体面的前提下向她解释自己需要离开,然后十分头疼地发现自己遇到了在如何自我介绍之后的第二个难题。

至于捡回手套什么的,一直把眼前这些事情视为小孩子把戏的加隆更是从没把这件必然能大大取悦朱狄卡家族女儿的事情和自己联系起来。

男孩们听到潘多拉的许诺,虽然有些心动,有几个略微大胆些的更往狮笼面前挨了几步,可是那头身长接近三米的巨兽恰在这时立起了两条前腿半坐起来,又把他们吓得一溜烟退了回去。

因为午休而离开的驯狮人恰在这时匆匆赶到,满头汗水的他在问清了事情原委之后赶紧对着满脸不悦的潘多拉连连道歉——毕竟朱狄卡家族可是连国王都要礼让几分的存在;并保证一定为她拿回手套。他拿起训狮的长棍正要向狮笼走去,女孩却再次骄矜地开口了:“我同意你去捡了吗?你这样出身低贱的人,不配碰我的手套!”

“可是小姐,”训狮人赶紧停下脚步,还是忍不住小心翼翼地问道,“那您的手套怎么办呢?”

“我……!”潘多拉有些气闷地跺了跺脚,她本以为有了她刚才的许诺,男孩们包括加隆在内自然一呼百应,哪里想到现实却是大大的事与愿违;实际上她在意的根本不是手套,只不过她向来习惯了万千宠爱的生活,男孩们越是退缩,她就越加恼怒起来。

“你们全部都是胆小鬼、懦夫、傻瓜、蠢材!”她用尽了一个十岁女孩能想到的所有恶毒词语去咒骂面前的男孩们,而他们也只是各自低着头一言不发;她身后的加隆则好像在出神地想些什么,对她的频频顾眄同样视若无睹。就在大家都屏息凝神的这个尴尬的时候,冷不丁一个陌生的声音传入了在场所有人的耳朵里。

“让我来吧。”

潘多拉惊讶地扭头去寻找声音的方向,正看到一个男孩从另一条道路走了过来。他好像是路过这里往树林那边去的样子,怀里还抱着一本和他的年龄以及这里的环境格格不入的厚厚的大书。

他穿着白亚麻衬衫,因为天气炎热,镶满黑丝刺绣的茶色天鹅绒外套从领口向下敞开了一些,但和这里疯跑打闹的男孩们相比,仍然算得上衣着整齐。茶色和黑色这类暗沉的色调一般而言并不适合小孩子,这效果在他身上却正相反;在在身后鲜嫩葳蕤的夏日绿荫映衬之下,这两种颜色倒像是更为他增加了身为贵族的优雅和凛然。及膝短裤和长靴包裹住他那相对于身高而言长的惊人的腿,而他从脖颈到脊背的线条更是笔直得如同王宫卫兵手中的长矛,这让人无法不产生一种他比同龄的孩子个子更高的错觉。他光洁的前额线条饱满而流畅,于那张还属于孩童的温润象牙色脸颊平添了一份庄重的仪态;只有那丰沛到耀眼的及肩金色卷发和深湛的碧蓝眼珠,才让他整个人透露出几分属于孩童的明快的可爱。

在众人的环视之下,他不紧不慢地走到潘多拉面前,微微仰起脸向比他还要高一些的女孩又重复了一遍:“让我来吧,尊敬的小姐。”

“你……?”潘多拉怀疑地看着他,显然是不怎么相信这么小的孩子居然会有如此的勇气和能力,更何况她这个年纪的女孩自然对年长于她的男孩更有兴趣;一想到他如果成功了,她就要和这个还没自己高的男孩一起践行自己刚才的许诺而那一定会成为整个宫廷的笑柄,她那张粉白的小脸不觉微微扭曲了起来。

“你……”她瞟了一眼四周,发现那些男孩们仍然没有一个走上前来,终于不太甘心地点了点头。看着男孩把书放下,又摘下腰间的小剑取下鲨鱼皮的剑鞘握在手中就要向狮笼走过去,她赶紧又补充了一句:“如果你拿回手套,我……我只答应和你聊天,不会和你跳舞的!”

男孩有点惊讶地看了她一眼,睫毛扑闪了好几下似乎才听懂了她的话。他摇了摇头,虽然没有笑,嘴角却不知为何弯起了一点嘲讽般的弧度。“我没有想和您跳舞,小姐。我要去藏书室,你们挡住了我的路,我只想从这里过去。”

“你……!”身后传来了女孩子的轻笑声,即使看不到脸,潘多拉也能想象得到她们幸灾乐祸的神色。她早就知道那些女伴们表面上和她要好,实际上一个个都在等着她出丑;可是事情发展成现在这样,似乎也只能怪她自己——不对,把事情搞得一团糟的明明是那些可恶的男孩!真没想到他们这么靠不住。如果刚刚那个人出手就好了,可是他为什么对自己就是无动于衷呢?明明长了一张那么讨人喜欢的脸,居然一点也不懂得取悦女孩子……

她扭头看了看加隆,还在犹豫是否应该放下自己那有点可笑的自尊心主动开口请他帮忙,一直沉默的加隆却突然走上前去,拦住了刚来的那个男孩。

“等一下,”潘多拉听到他对那个男孩说,“太危险了,让我来吧。”

加隆也不知道自己当时在想些什么,花园里凝滞的空气和午后的热风并没有让他感觉比在房间里轻松多少,对国王突然宣召自己的疑问还在脑海中盘旋不去,被潘多拉自作主张地拉进这群贵族少年的争端之中又不能就此离开让他莫名其妙,虽然年岁尚小却已经在他们身上展露无遗的或骄矜或怯懦或虚荣的宫廷作风更令他烦躁不已。那个陌生男孩的出现却仿佛打破了这个僵局,虽然他和潘多拉的对话加隆可以从贵族礼节的多个角度展开全面批评,却同时又微妙地让他感到了几分久违的畅快。

所以,当他发现这个孩子是真的要去接近那只对他而言称得上庞然大物的野兽,他情不自禁地生发出了一丝关切——在他的国王父亲一手遮天的王宫之中生活久了,他几乎有些忘记了这种情绪的存在。

可是那个孩子却好像被吓了一跳的样子,他瞪大了那双蓝眼睛仰头看着加隆,眼神里带着点紧张又有些忧虑;他张了张嘴巴似是想要阻止他,却不知道说什么好。他这幅和刚刚面对潘多拉时伶俐又矜持的模样形成鲜明对比的样子逗乐了加隆,他拍了拍男孩的肩膀示意他站住,然后几乎是怀着一种相当愉悦的心情走近了那只关着猛兽的巨大铁笼。

他听到身后传来一阵惊呼之声,但在当时那种奇怪的振奋心情的鼓动之下却也懒得回头去看。在他从雄狮利爪之间眼疾手快地拾起那只手套再转过身来的时候,这才大大地吃了一惊——

刚刚那个男孩就站在距他一步之遥的地方,手上还紧紧的握着那柄孩童用的小剑;见他成功这才松了一口气的样子;见加隆看向自己,他却又好像很努力地控制着自己的表情,然而那双亮闪闪的眼睛还是立刻出卖了他。

很久之后,久到加隆和男孩已经熟稔到可以称得上朋友的时候,加隆也曾问过他当时为什么会那么做,他不知道自己那柄尚未开锋的小剑没有任何杀伤力吗?正在和加隆练习击剑的男孩轻巧地避过一次攻击,停下来想了想,一本正经地回答说:“毕竟这件事情是我先应下来的呢,就算您让我不要靠近,我也不能看着您一个人涉险不是吗?而且,”他转着剑柄随手挽了一朵剑花,“我一直没有告诉您的是,我父亲曾经跟我说过,那些阿非利加的土人遇见狮子的时候,举起双手用力挥舞就能吓走它们。所以,”他夸张地举了一下手中的剑,冲加隆眨了眨眼睛,“不开锋的剑或许没有杀伤力,但谁说它就没有威慑力呢?”

“我说的。”加隆也一本正经地回答他道,“或许你说的很有道理,但当时的条件可没有那么乐观吧。”看着男孩一脸疑惑的表情,他忍着笑用手比了下自己腰的位置,“毕竟你当时,才只有这么一丁点高啊。”

-------------------

注:捡手套梗历史悠久,故事主人公据说是十五世纪西班牙骑士Manuel de León,又见于桑福阿的《巴黎史话》(1766),德国席勒亦有诗吟咏此事。不过席勒巨巨把主动持剑为钟情的贵妇拾取掉在狮圈内的手套的情节改成了贵妇为显摆自己故意扔手套要骑士来捡而骑士捡回后甩在妹子眼前一走了之表示不稀罕美人的爱情。我:???这就是所谓的同人创作必有ooc即使大手也不能免俗么……

评论

热度(55)

  1. 一根野生的大鸭毛携手且道同归去 转载了此文字
  2. JasmineFa携手且道同归去 转载了此文字
  3. 玄穆携手且道同归去 转载了此文字
  4. 草莓momoko携手且道同归去 转载了此文字
  5. 曾有你的天气携手且道同归去 转载了此文字
  6. 天玲玲地零零携手且道同归去 转载了此文字
  7. 星驰天下携手且道同归去 转载了此文字
  8. 兰草原野携手且道同归去 转载了此文字
  9. cccelianchan携手且道同归去 转载了此文字
  10. Deliris携手且道同归去 转载了此文字
  11. 青冥携手且道同归去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