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玲玲地零零

替嫁新娘(46)

网上闲人:

“是时候了吧。”在本阵观战的米罗皱着眉轻声嘀咕了一句。 

与阿布罗迪的料想稍有出入的是,米罗在半月形阵势的中心布置的是较弱的轻装步兵,战斗力强的重装步兵放在了两边。此时,中心的轻装步兵因敌不过对方凶猛的攻势开始节节后退。 

同时观看到这个变化的阿布罗迪秀眉微扬,“终于抵不住了!” 

因中心的退去,半月阵形遂渐渐向相反方向弯了过去,原来凸出来的部分凹了进去,西路军顺势冲了进去。强悍的重装步兵挥舞着手中的利斧,如切萝卜一样砍向敌人,每一次挥动就有骨头的碎裂声响起,飞溅的鲜血弥漫半空。他们推进、推进、再推进,但即便他们占了上风,仍遇上了难以想象的顽强反抗。叛军的中路即使被逼得退却也仍象进攻一样凶猛,破碎的铠甲、折断的剑刃、流血的身体,都不能让他们的勇气减去分毫,一个人倒下了,马上有人为添补空隙,踩着他的身体继续拼杀,其气势只能用疯狂来形容,而这种气势也阻碍了西路军顺利突破撕裂其防线。

这就是那支一上阵就吓得腿脚发软、跑得比兔子还快的叛军? 

阿布罗迪有些迷惑,这样脱胎换骨、充满战斗力的军队究竟是怎么产生的呢?难道那个狂妄之徒真有这样大的魔力? 

就在他注目困惑之际,一时陷入胶着状态的骑兵阵营也发生了变化,在付出损失两百骑的代价后,罗伊德率领的右路以近乎拼命的冲击终于撕开了西路军的左翼,趁胜追击的他们象尖刀利刃一般切入敌军的阵形,每进一步,就有无数骑兵被利剑劈落尘埃,随即被马蹄踩成肉泥。

左翼的崩溃令阿布罗迪终于沉不住气了,他知道如不能阻止这败势,挺入敌军腹地的步兵必将遭遇围歼,因为现在已深深楔入敌军阵营的步兵方阵因敌军的半月阵形向内收缩而变长,正好成了敌人从侧面成横队攻击的目标,西路军的主动攻击很快变成了被动抵抗。 

“我中计了!”阿布罗迪的背脊升起一股寒意,“他们不是中央突破,而是打算围歼我们!” 

一边喝令本阵的步兵急速增援陷入半月阵形的步兵,副将带五百骑兵赶往也开始不稳的右翼,阿布罗迪一边亲率另外五百骑杀向来势汹汹的叛军右翼。中途他被一支十来骑的叛军挡住了去路,为首的正是那个嚣张之极的叛军统帅。 

“我不是说了吗,你不是我的对手。” 

极淡的语气足以撩起阿布罗迪心中汹涌的怒潮,但还未等他张口答话,对方已催动座骑以迅雷般的速度直冲过来,随行的十余骑紧随其后。阿布罗迪的部下立刻迎上去阻挡他接近自己的统帅,却不料,眼前一晃,几道华丽的剑光闪过,冲在最前面的几个人栽落马背。后面的还来不及回神,交错的瞬间,又有数人跌了下去。 

“太张狂了!”阿布罗迪秀眉紧拧,“鲁尔,你带骑兵立即去支援左翼,不得有误!” 

“可是……”叫鲁尔的亲兵队长犹疑着,他眼见对方的黑甲统帅以惊人的速度逼近,实在不放心把自己的统帅留在这里。 

“给我留下二十骑就行了!还不快去!”阿布罗迪怒喝道。 

以绝对的优势兵力竟落到处处挨打的局面,阿布罗迪骄傲的自尊受到了强烈的冲击,现在如果还要用五百骑来对付十余骑,那他还有什么脸面去号令忠心耿耿追随自己的军团。 

深知统帅脾气的鲁尔最终留下了五十骑,他默念着,“即使将来您以违抗军令罪处罚我,我也不能让您面临丝毫的危险!”随即他头也不回领着四百多骑冲向已杀至己方中军背后的叛军右翼。

米罗的突击迅猛无比,在他的剑染上第十九个人的鲜血时,他的目标赫然就在眼前,没有任何停顿,手中的银光飞射而出。 

只听“当”的一声,白刃交叠之际,耀眼的火花飞散开来。只一眨眼,阿布罗迪回击的一剑画着完美的弧度击向交错而过的米罗。这一剑几乎没有躲过的可能,阿布罗迪的唇角微微一弯,他期待着对方被腰斩的瞬间。但对手却在这不可能的瞬间做出了让阿布罗迪惊诧的举动,他腾身而起,如展翅的雄鹰飞临半空,一个灵巧的拧身,半空中的他双手持剑飞击处于下方的阿布罗迪。虽然阿布罗迪再度挡回,但那强劲的剑势几乎令他手中的剑脱手而出,而对手也借助他的反击之力,翻身回落到已冲到几米远的黑色骏马上。 

两次交锋已让双方认识到对方的剑术已到了不可轻忽的境界。米罗明白自己又一次遇上了强敌,如果不能速战速决的话,那么这最后一步“擒贼擒王”可能会演变到自己成为被擒的对象。而阿布罗迪的脑中也闪过一念,“不能再输!” 

不待多想,双方的马匹再度交错,剑刃来回穿梭,激起的火花掠过两人的脸旁。阿布罗迪挥出的剑势犹如电光闪过,一剑接一剑绵绵不绝,他把自己犀利迅捷的优势发挥到了极致,但对手却总能在间不容发之际抵挡住或躲闪过,并趁势给予更迅猛的反击。

“难道我连这也要输给你?” 

阿布罗迪银牙一咬,挥出第十七剑,挟着强劲气势的剑光犹如一道耀眼的闪电飞击向米罗的右肩。由于角度极为刁钻,右手持剑的米罗回击的空间完全被封死。 

“这一次总该……” 

阿布罗迪的念头没能继续下去,因为不可能的事再度发生,米罗右手所持的剑不知怎的竟出现在他的左手中,他顺势前推,阿布罗迪的剑又被弹开。两人的座骑后退两步,紧接着又跃进,双方又开始激烈的碰撞与厮杀,一时间难分胜负。

就在两位统帅作拼死之战时,米罗带来的十余骑已只剩下两骑,虽然他们也给对方造成了更大的损失,但人数上的劣势让他们最终要饮恨而亡。 

留下一骑与已接近半死的叛军骑兵相斗,幸存的十骑急速向与阿布罗迪交战的米罗包围过来。眼见有人从背后向米罗偷袭,两名叛军骑兵心中大急,其中一人不顾一切地向缠斗自己的敌人扑了过去,利剑穿透了他的身体,而他的双手死死地掐住了对方的脖子。另一人则一边狂呼“小心啊!殿下!”一边用尽最后的力气挥舞着残剑冲向偷袭者,但他还没接近,他的身体就被人劈成了两半,如注的鲜血从断裂处喷薄而出,回首的米罗正好目睹这惨烈的一幕。

“不!” 


评论

热度(64)

  1. 娜娜酱网上闲人 转载了此文字
  2. 玄穆网上闲人 转载了此文字
  3. 草莓momoko网上闲人 转载了此文字
  4. 天玲玲地零零网上闲人 转载了此文字
  5. 星驰天下网上闲人 转载了此文字
  6. 臭猪宝宝网上闲人 转载了此文字
  7. 兰草原野网上闲人 转载了此文字
  8. 霜月遥网上闲人 转载了此文字
  9. 月光宝石网上闲人 转载了此文字
  10. zhengmomo网上闲人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