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玲玲地零零

【架空 强强】机械之心 (十六)

柏戎:

上半部:学者维克托X人造人勇利

下半部:军官勇利X贵族维克托

贵族青年维克托养成人形兵器勇利

前文链接:前文链接:(一)(二)(三)(四)(五)(六)(七)(八)(九)(十)(十一)(十二)(十三)(十四)(十五)

 

好久没见尤里了……我没有忘记他啊真的

琐碎的同居生活,我也好想养一只勇利在家里【痴汉笑


十六 

将桌面上的文件收近文件袋,维克托整理完毕准备走出教室。这时候一节课刚结束,夕阳斜斜地照进来,他冷色的长发好像跳动着流火。


课本后露出两双晶亮的眼睛,两个女生目不转睛的偷看了他好久。


“哎哟!”其中一个女生被同伴一个肘击猛推,踉跄着挡在维克托面前,她恶狠狠的回瞪同伴一眼,硬着头皮说道,“老,老师……”


“有什么事吗?”


维克托一说话,女生的脸更红了,曲起手指梳理碎发,却在耳边撩了个空,窘迫地放下手,“看书的时候碰到了不懂的地方,能给我讲解一下吗?”

 

“嗯……”维克托看了眼腕上的时间,“抱歉,我得走了,明天课前再来找我吧?”


 不带迟疑的拒绝,激起了漂亮女性本能的逆反,“老师……维克托!”女生追上去,再一次站在他的去路上,“一会儿就好了,一会儿也不行吗?难道是有什么重要的事吗?”


“晚点回去饭菜该凉了。”绕开女生,维克托一边走一边开口,“明天见,阿斯托利亚小姐,早点回家。”


女生被他明显的敷衍气到了,“这……这叫什么借口!”两颊因为羞愤通红,“还有你,萨拉!居然不打声招呼就把我推出来!”


“不对劲啊……”被点名的女生喃喃自语,沉浸在自己的世界中。


 “什么不对?”


“年轻,多金,英俊,”萨拉掰着手指头。“这样一个单身男性嘴里竟然说出回家吃饭的话……”


她豁然抬头,眼神刀子般锐利,“你不觉得蹊跷吗?”


“你的意思是……?”阿斯托利亚闪过悚然,“不,不可能!”像大声给自己说了个谎言,心底却不可抑制的滑向另一个猜想。


两个女生交换了下眼神——“不会吧?!”


维克托进了门,室外带进的冷空气遇暖,潮圌湿了鼻尖,屋内散漫的食物暖暖的香气对比强烈,他忍不住抬高脖颈深深呼吸。


隔着餐桌的另一头,勇利围着围裙上下翻炒,他知道维克托回来了,但火上的东西不允许分神,没回头问候,“欢迎回来。”


所需的一个调料在天花板延伸下的玻璃壁橱里,勇利伸长了胳膊,踮起脚尖摇摇欲坠的去够,后面一只手轻而易举盖过了他指尖的最高点。


维克托把买来就没用过的调味品递给他。


“你做了什么?好香啊。”掀开碗盖,维克托立刻被金灿灿的半成品惊艳到了,“哇,这什么?”


“炸猪排咖喱饭……啊,不行,”勇利把盘子从维克托手里抽走,“还没做完呢。”


泄露的香气同样勾起了马卡钦的兴趣,尾巴摇着讨好的节奏,站起来,眼巴巴扒在他身上,口水欲滴。


“勇利……”


维克托祭出了和马卡钦如出一辙的眼神,勇利也快习惯这个男人撒娇的一面了,不去看他的表情,心一横连人带狗一块推出了厨房。


“还有一会儿,维克托去客厅看看电视吧。”


勇利对于完成一顿丰盛营养的晚餐,异常执拗。最初,他只是提出分担家务,不知从哪翻出一本堆积灰尘的食谱后,便一发不可收拾的开始尝试烹饪各式佳肴。从前晚餐标配的土豆泥吐司的维克托,一下像打开了新世界的大门。


胃口和味蕾一旦吃开了,再回顾以前独居的日子,维克托简直怀疑他每天和马卡钦一起分享狗粮。


手握刀叉,维克托早早坐在座位上,马卡钦鼻尖抵着饭盆,因为被赶出来略显沮丧,黑豆豆眼一眨不眨。


好像听到平底锅起底的声音,马卡钦噌地坐起来。


勇利从厨房出来,酌量分配好的晚饭放到每人面前。金黄的猪排上淋着浓稠的酱汁,香味四溢。维克托迫不及待切下一角送进口中。


“怎么样?好吃吗?”勇利问道。


他只是咀嚼,半晌捂着嘴,眼中闪烁感动的光,“勇利,你是天才啊!”


天才的构思,天才的技术,天才的口感。肉圌香和咖喱的甜味完美融合,外酥里嫩,每一层都糅杂了不同的口感。联邦来的人造人好像点错了技能点,在某些地方出众得不可思议。


维克托有点可怜他的贵圌族朋友们了,花大价钱聘请好几个厨师弄一桌名目繁多的菜,还不如他们家勇利做的家常便饭。


勇利满足的笑出一排白牙,“那就好。”


饭后,清扫交给厨房机器人,两个人懒洋洋的窝在沙发上,维克托身心愉悦,他餍足的把手脚摊开,想和他的“功臣”靠得再近一些,像他还小一些的时候把他圈怀里。


勇利却支着脑袋坐到了沙发另一头,中间隔了个马卡钦。不知从什么时候起,他不再任由着小孩子的心性和维克托贴在一起,对此维克托有点伤心。


然而,勇利刻意保持的距离,总是坚持不到最后。


电视上一部古地球的时代剧,已经演到了大结局。剧情老套但十足催泪。男女主角短暂的相识相知相爱,解除误会的时候,女主角也走到了生命的尽头。


“这什么破结局。”维克托猛一抽鼻子,鼻腔里有黏着的音效。


勇利抽了张纸给他,眼眶红红的,“萨沙,最后,很幸福……”


他整个人都被肥皂剧软化成了一滩,声影结合的电视剧比童话故事真实得多,无良编剧凉透了他的心,他不自觉把自己蜷缩得小小的,依偎身后的温热。


“癌症死掉?编剧脑细胞都干涸了吗?”被欺骗了感情,维克托愤然换台,语气强硬中藏着颤抖。


“古地球时代癌症就是绝症啊……”勇利不知是感慨还是总结道,随机换到了正在转播机甲赛事的频道,尖锐的金属碰撞声和浮夸的特效刺圌激了眼睛和耳朵。


“嗯……好吵。”勇利眯缝着眼,把脑袋缩进维克托臂弯形成的黑暗里。


他早已忘了不自然,头顶下巴,背贴着胸,维克托的手从他的腋下穿过,俩人密不透风的紧挨着,这是在家中令人安和的常态。


“勇利,”维克托像抱个大玩具一样,脸侧枕着他清爽的黑发,“对机甲有兴趣吗?”


“还好吧,”他天性怕生,也不倾向和人起冲突,驾驶拉风的机甲众目睽睽之下和其他机甲互殴这件事和他整个人气场不和,“机甲零件制造拼装还不错,机甲战斗……就算了。”


确实,维克托也觉得难以想象勇利柔和的性格会主动参与针锋相对的机战。


“去年星际机甲少年组总冠军今年居然五十强的时候就被淘汰了,马卡洛夫,你怎么看现在年轻人不稳定的比赛表现?”现场转播回到演播室,两个资深解说员就比赛结果继续点评。


“我认为还是年轻人整体水平下降了。”解说员马卡洛夫不掩怀旧之情,“六年前,银色恶魔垄断赛事三年的盛况不再啊。”


“啊,您说的是蝉联少年赛冠军的维克托·尼基福罗夫吗?据说他是罕见的高纯度精神力驾驶者,入门的机甲起码都是S级起步。”


“是的,当时他驾驶参赛的冰刃就是一部2S机甲,动作流畅度和反应敏捷程度堪称艺术。”


“话说到这,我们不如来回顾一下其中一场的精彩赛况,对战双方是来自帝星的冰刃与迪亚拉星的流火,请看——”


“光脑宠物伴侣,您值得拥有。”


画面突然变成了广告,维克托掌控遥控器切换频道,掐断了即将上演的对战。


“啊!”勇利失望的叫出声,睁大眼睛盯着他看,不可置信他居然在这个当口换了台,“维克托,快换回去!”


“那场比赛我摔了一跤。”维克托脸颊发烫,“别看了。”


说着他把遥控器藏在身后握紧。


“不要,我想看。”背对着摸不着遥控器,勇利干脆转过身跨在他身上,试图滑下去抓圌住他的手时,维克托把手举向天花板。


他仗着身高优势欺负未完全长开的少年,勇利不甘示弱挥舞手臂,支起膝盖顺着他往上爬,身上宽大的亚麻色毛衣,擦过维克托的脸,奇异的奶油香气若有若无的笼罩鼻尖。


背后抵着沙发靠背,而勇利像只小狼狗,在怀里不知轻重的乱撞,维克托觉得室内暖气有点高了。真要命——他心里嘀咕,起了蛮性,就是不想要勇利抢到遥控器。


他站起来,想把勇利从身上摘下来,不安分的少年像块膏药似的跟着他起身,结果,重心前倾,勇利窜起的脑门撞上了维克托的下颔。


实打实的碰撞声连马卡钦都惊醒了,那一下撞击直接震荡到了脑壳里。维克托有些晕乎,右手后撤倚住靠背,勇利撑着他的胸口,边胡乱说着对不起边继续央求,“维克托,求你!要结束了!”他还没放弃。


这时,腕上的终端救命般的亮了屏幕。


“等会儿等会儿,有来电——”维克托没看来电显示,嘶着气接通电话——


“维克托!!!”


愤怒的吼叫张牙舞爪的扒圌开耳朵,维克托一阵头疼——是雅科夫。


“教授?现在有点事,我们……”


“你申请提前离职是什么意思?!!你行啊你?!居然敢趁我外出科研的时候撤约合同!你人在哪里?我要见你!马上!!”


雅科夫恨不得把电话吃了,根本不给维克托说话的机会。


“啊……抱歉,我现在在太空舱,不太方便接电话,喂喂——喂?信号好差,喂——?”


拿着终端忽远忽近晃了几圈,维克托挂断电话,之后把终端卸下来丢到一边。得了,该来的还是来了,明天还得应付这棘手的事。


好在这边,因为一个小插曲,勇利忘了想看他曾经出糗的比赛视频的念头。


从泄露出的只言片语中他得到了些不妙的信息,勇利安静下来,不乏忧虑,“维克托,你辞职了?”


维克托揉揉发痛的下巴,看着他一下严肃的表情,想逗逗他,“是啊,没工作了,估计再有几个月就付不起房租要露宿街头了。”


“不会的。”低垂睫毛,勇利故作镇定,手指不自觉的收拢,“我,我可以去赚圌钱。”


维克托忍住不笑,“可是,你会什么呢?”


“做什么最赚圌钱?”


“合法途径的话,应该是打星际机甲联赛吧。”


“诶……”


活蹦乱跳的小狼狗蔫了,两撮乱发狗耳朵似的耷圌拉着,维克托把他的脑袋抱过来,狠狠揉了几下,“骗你的,别胡思乱想了。”


“但是你确实辞职了……是因为我吗?”他敏感而失落。


“有各种原因,”维克托岔开话题,“就算辞职也必须要做满第一年才可以,而且,国立大学出身我好歹算个国之栋梁吧?不会落到居无定所的田地的。”维克托拧了一把他圆圌润起来的脸蛋肉,“别担心了。”


勇利闷声不语,始终若有所思。


房间昏暗,他们把其余的灯关了,只剩下电视的流光。勇利侧脸打着变幻的暗彩,看起来很有质感。维克托盯着他看,突然把手放到了他的腰侧——“你是不是胖了点 ?”他捏着了一块多余的腰肉。


“好圌痒!别、哈哈哈……”痒痒肉遭到袭圌击,勇利扭闪着腰向后倒。


维克托不打算停手,他本意只想查看这小家伙长了多少肉,勇利身上无数个碰都碰不得的开关像发现的新大陆,玩性起了,十指乱弹咯吱个不停。


“哈哈哈哈……停,别动!”勇利急促的喘息,头发散乱,眼角噙了泪,他怎么扭也躲不开维克托的手——他从上方把他压着了。


勇利确实比以前胖了些,腰圌腹增了一圈软晃晃的肉肉。每天晚上抱着他睡觉,像抱了个柔软的花边奶油蛋糕。


他是不是把他养得太好了?维克托心里矛盾着,手圌感是很可爱没错,但勇利最初的设定应该是要上战场的人造人吧?


勇利笑到岔了气,边笑边哭边咳,喉咙里气流乱窜。维克托停手后,久久平静不下来,挺着略显单薄的胸膛喘息。


点了点他撞红的眉骨,维克托说道,“二楼有健身设备,没事的话用用吧。”


为了健康着想,还是要把体重控制住。


稍微平复了气息,勇利立刻感受到维克托垂落在锁骨的发丝,脸膛飞霞,“知道了,你起来……”


进入十一月,气候偏寒的帝星下了第一场雪。窗外飘洒细小的雪花,把手伸出去,触碰冰凉的白色,好像外面下的不是雪,是甜美的糖霜。


一想到今年冬天,家里还有另一个人会和自己腻在一张毯子里,维克托就觉得始终有一团火暖暖的烘着心口。


他很喜欢干净敞亮的冬季。


“勇利,下雪了,不来看看吗?”


没有应答。维克托撇撇嘴,把马卡钦从地上捞起来放在腿上。自从前几天勇利向自己要了个光脑和终端后,他便时常一个人待在屋里,好几个小时不出来。


他们依旧会一起享用晚餐,一块入睡,但之前那样蜷成一体看电视剧的时间少了。


马卡钦喜欢睡他专属的狗窝,在沙发上待不住,维克托抱了它一会儿他就溜回更有安全感的狗窝睡大觉去了。气温骤冷,人类行为变得迟钝懒散,暖气的存在加剧了留守家中时无所事事发呆的倾向。


放空思想时发现四下无人陪伴,这让维克托稍稍感到寂寞。


明明以前每个冬天都是这样过来的。


他懊恼的灌入一杯不算浓烈的酒。


勇利不会锁门,他可以去敲门,或者直接推门进去看看他到底在干什么,但维克托不想让自己显得太烦人。


勇利是个大孩子了,他有自己的私人空间不奇怪。顾虑安全因素,维克托一直没让勇利独自出门,即使只有一小片活动空间,他也应该有一个私人的,不受打扰的区域。


批改完学生的作业,勇利准时出现了。


“有什么想吃的吗?”他卷起袖子翻找食材。


“都可以。”


“那红菜汤和土豆炖牛肉咯。”


勇利进厨房前随手把终端放在了桌上,他还不习惯随时佩戴着它。“叮——”维克托一凛,他第一次看到有除了他以外的人发消息给勇利。


署名是——“格里芬?狮鹫?”


维克托居高临下眯眼瞧着终端闪烁的名字,如果没设密码,他一念之差就能划开信息,知道内容。


他拿起来,指尖堪堪碰到屏幕——“勇利,你有消息。”


“啊,”突然想起来自己漏了终端在外面,勇利赶紧讪讪笑着,跑出来把终端拿走。


吃饭的时候不是很愉快,勇利的终端一直响个不停,响一下敲打几下,眼睛眷恋的黏在屏幕上一样。


【来竞技场吗】


【现在不行】


【又给你哥做饭?他都多大了不会自己做?】


【今晚八点,你不来以后我不教你了】


叮叮叮叮叮叮——维克托强忍着不耐,餐盘里的牛肉给他用刀叉碾成了肉靡。


心里不是滋味,好像自己存在家里的蛋糕,被钻进来的小老鼠在他看不见的地方,一点一点搬走了。


肚子里窝火,他冷着脸说,“勇利,餐桌上使用终端,忽略同桌人的感受是不礼貌的行为。”


“啊,对不起……”打到一半没有发出文字,勇利果断关了机。


……


女官提着裙角进入殿内,空旷的殿内传来老者痛心地呵斥,她见怪不怪,给口干舌燥的老者满上水。


“尤里殿下!”宫廷教师手握教鞭,指着屏幕,“您有在听我说什么吗?”


尤里伸了个懒腰,“什么什么高层大气炮塔防御理论是吧。”他干巴巴地重复,往下划未读信息,眉宇间形成暴躁的愠怒。


尤里踢开凳子站起来。


“你要做什么?还没下课,快坐下!”


“拉扎德……教授?”词尾提高调儿,好像对“教授”的头衔充满怀疑,“你说的防御理论我至少可以找到十种高新技术破解,拜托,要当老师至少做下功课吧?”


他边往外走边用丝毫没有降下音量的自言自语,“现在宫廷教师门槛那么低了?”


发过去的信息,久久得不到回复,作为星辰使命新服务器排名前三的高手,尤里感到被怠慢了。


维多利亚,精神力强大的但操作一无是处的新手,今天她要是敢放老圌子鸽子,下次上线绝对要直接把她揍成烂铁。


尤里在心里暗暗发誓。


哼,他才不会怜香惜玉。








1格里芬Griffin(狮鹫),希腊神话中一种鹰头狮身有翅的怪兽

2大概走向可能会是一场见光死的网恋???不知道……我看着写吧,可能会有修罗场内容

3妈呀我把萨拉写成米拉了,不是米拉!是萨拉!米奇正在上大学的妹妹,这文涉及的人越来越多我都懵了

评论

热度(72)

  1. 天玲玲地零零柏戎 转载了此文字